CANTACT 联系我们

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体,都不可能保持长久的兴奋

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体,都不可能保持长久的兴奋状态,生命和存在的常态应该是自然的、平淡的。
相应的,在修行或者练武时,企图每时每刻都保持精进、牵挂,这就违背了“无住”,导致自己的思维困在某个事物上,不能随意而动。禅宗慧能的“无念”、“无相”,并不是没有心念、没有外物,而是超越了心和外物的分别,让心和外物产合为一体,让自己所有的感受、心念都发乎自然,与天地万物一起运动,而不是刻意去追求“心无念”、“心无义”的状态。
在禅宗看来,心是镜子,外物是什么,视乎内照出了什么。所以说善良的人看什么都是善良的,邪恶的人看什么都是邪恶的。
 “念念不忘”依旧是一种刻意而为之,又是慧能提倡的顺其自然的反面了。
想到了之前学习到的一个很生动的例子,老师说,不应该面向无论什么人都宣传“放下”,中年人的手里握着一些东西,可以教他不要执念、修行放下,两手空空的年轻人明明什么也没有,让他们放下什么呢?
所以,我的体会是,在眼前大千世界才看了一个巴掌大、脑中还混沌一片的时候,直接就开始无相、无念和无住,不算是揠苗助长吗?“有”还没体会,直接就无,算是真正修行领悟到的“无”吗?呃……不过我觉得这也有点儿极端抬杠了,人除了直接实践外,也可以通过间接经验学习的。
一架钢琴,对应触动琴键的输入,输出各种不同音符的排列组合,而钢琴并没有储存任何一首乐曲乃至任何一个音符的声音。这是对境心起,境过无痕。慧能的无念,是不执着于个人的主观心念,破除像鸽子的迷信那类的执念。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一念自然启动,来者不拒;念念并期待回响,是挽留去者,境过有痕,动了执念,慧能肯定反对。
对同样外在表现的“身如槁木心如死灰”的内在理解既然有那么多的具体差异,看来瑜伽、禅定、冥想、道士打坐等等内在变化估计也会不同之处了。这个槁木死灰的极致是否就是高僧坐化肉身不灭的技术原理呢?
老庄的“天籁”和“塑形”也可类比到慧能大师所相信的灵魂生成原理吧。
能做到绝望到泰山崩塌不动的状态,如果用科学原理解释人类是难以做到的,因为人类掌管生存本能的爬虫大脑的反应速度要比掌管高级思维的大脑皮质要快6秒。当然这是在具有佛洛依德的生本能的基础之上,但佛洛依德也提到死本能的概念。
慧能既然认为,如果什么念头都不动,反而摆脱不了六道轮回。看来这念头一定是没法断的了,断了守不住的估计就到达高僧坐化肉身不腐之境界了。按佛老爷子的心理学原理,进入无边的潜意识无法自拔再次醒来了。
《一代宗师》里“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听着有些像自我催眠,我想慧能如果解释的话,念头既然不能断那就专注集中一点,达到“无念”状态之意吧。
我认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句话对了一半,念念不忘不是刻意去想,而是心中自然而然产生的,如果念念不忘佛学,付诸实践是能有收获的,但必有回响不一定,因果不是严丝合缝的,有的人悟性不高,虽然勤加修炼却还是不能顿悟成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符合渐悟法门的宗旨,不符合顿教法门宗旨,所以慧能大师必然不会同意,不认可。然而,这句话似乎有又很多案例支持,正如平时常说的勤能补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水滴石穿,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定理,门捷耶夫梦悟元素周期表,稻盛和夫的极致专注和努力...顿教是最上层心法,针对慧根很高的人而宣说,而处于正态分布1sigma以内68%的大多数人禀赋也许开始达不到顿教入门要求的最低线,所以这些人只能通过积极的思考和实际的劳作,一点点的提高自己,或许其中一些人最终可以提升到可以参悟顿教法门,又有什么不好呢?